依据国家《科学技术研究项目评价通则》

(GB/T22900-2009)标准

绿色矿山科学技术奖

 

贡献专业力量

 

专注于绿色矿山科技领域

  • 回到顶部
  • 400-051-6619
  • QQ客服
  • 微信二维码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

「谈文论艺」陈 平《矿山的歌者》

 

来源:百度 情系天涯【谈文论艺】本期作者 |陈 平

矿山的歌者

——读陈援华诗后记

多年来阅读涟邵工人报,见到陈援华的诗就喜欢读读。我知道他原是金竹山煤矿托山工区的采煤工,后来因为某种原因,去了冷水江煤矿塘冲工区。冷水江煤矿与金竹山煤矿合并为新的金竹山煤矿后,矿又改称公司,工区改称矿,陈援华是金竹山公司塘冲煤矿的采煤工。

首先是因为喜欢他的诗,加之我早年也曾在托山那窑里与我的窑哥们胼手抵足,后来又在塘冲那山上山下摸爬滚打了六年,因此对他这个人就多了些关注。第一次见到陈援华,是在去年涟邵集团公司办公室举办的通讯员培训班上。那天在涟邵宾馆北二楼会议室听专家讲新闻写作,坐在前排的一个精瘦的小个子频频举手向讲课老师请教一些问题,那样的如饥似渴给在场的通讯员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后来才知道他就是陈援华。此前作为一个读者,我早已将他放入了我们涟邵的那些重量级作者的行列。然而想不到他是那么质朴、谦虚、好学。我当时的感觉是,他将来或许会成为很有名的作家。

2005年春天,我看到陈援华自选自编自己装订送给友人交流的作品集《时代遗落的音符》。相比不少写作爱好者印得漂漂亮亮的个人作品集,陈援华这样朴素的集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读他的作品,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陈援华。

0200201221123

 

陈援华从当合同工起,在涟邵已干了十八个年头的采煤工。在他来到矿山后的十几年,正是煤炭行业最艰难的时期。由于国家宏观调控及能源政策的失误,煤炭行业几乎面临灭顶之灾。好多的矿山倒闭了,我们很多矿工家庭吃不饱饭,孩子上不起学。工作在最艰苦最困难的行业,低微的报酬仅能勉强维持生活还难以按时发放。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陈援华面临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,工作的艰辛,生活的窘迫,世人的鄙薄,他深深地感到了时代的苦难和劳动人民的辛酸。

然而,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陈援华毫不气馁,没有向世俗低头,没有被生活压垮,他抱着坚定的信念,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也没有放弃对希望和光明的追寻。他以刚健的风格和本真的性情走入诗歌的殿堂。正如他在自序中所写的那样,我们既需要用艺术来修饰我们的生活,更应该看重用真实来表现我们的生活。他伸出自己敏锐而多情的触须聆听来自大地和时代的呼唤,有感于内心,发乎于笔端,歌颂劳动,歌颂创造,关注矿工的苦难,关注矿山的前途,关心祖国的命运。

20200201221147

他对矿山是那样的多情。他与他的战友们一起《开采春天》:炎热中的清凉/严寒里的温暖/厚实的土地/把一个春天深藏/这春天里不败的奇葩/灿烂的光芒/照亮了谁的眼睛/闪烁在谁的心上。他对黑色是那样的依恋:不知是哪一个世纪/我们结下的不解之缘/如赴一个情人的约会/如履行千年前的诺言/我们因煤而魂牵梦萦/煤矿因我们而亮光闪闪(《黑色恋》)。他看那些新挖落的煤/干干净净/没有一丝杂质和碎屑/就象一个清纯的女子/待字闺中。

他对矿工兄弟是那样深情地的关注。他与他们《走向地心》,走向八百米深处:穿越厚土/穿越岩层/穿越千古的寂寥和荒芜/穿越亿万年的落寞和尘封/我们走向地心/坚实的步履/踏破历史的洪荒。在《矿工的手 》里,他对矿工兄弟有最深情的打量和歌咏:大山一般厚实/土地一样粗糙/兄弟,我的矿工兄弟/伸出你的手/让我尽情一握//细碎的枣花,天空里溅落的星星/是你手上青黝黝的煤瘢/这些地心深处的勋章啊 /生活给予你的沉重馈赠/融入了灵魂/嵌进了你永久的生命。在《事故之后》,有他对生命锥痛般的体验,对信念的坚守:灾难的熔炉/只会熔化一切的不幸/纵使命与阎王/只隔着锡箔一样很薄的一层/而坚强的信念/却是烈火也烧不化的黄金/在矿工的骨骼里/支撑无畏的人生。这些诗句,给读者带来的是对生活的思索,带来的是颤栗般的震撼。

20200201221211

《我的矿工兄弟》(国画)|康移风

他对劳动和创造是那样发自内心的礼赞。在《黑色的火焰 》里,他对刚开采出的煤炭是那么地满心欢喜:黑色浑朴的躯体/长满明亮的眼睛/闪烁永久的感动/矿工挥一挥手/巷道遍地流金。他自信创造的价值:我是煤块/热/蕴藏我心底/我执着我的追求/我固守我的情怀/我知道我的价值所在/请太阳对证对证/请炉火检验(《我是煤炭》)。他为劳动和创造而呐喊高歌:黝黑的班衣/如一面黑色的旗帜/在汗水凝成的制高点/把劳动者高扬的韵律/ 呼响为人生的坐标/地层深处的创造/瑰丽而奇伟(《黑色的旗帜》)。在人类世界的最底层/我们看到了夸父逐日的身影/感受到了普罗米修斯对于火的祈望/这里虽然被世俗遗忘/却顽强生长出动人的神话(《最底层的》)。

援华君干了二十个年头的采煤工,已经令人肃然起敬,干了二十个年头的采煤工还写了二十年的诗就更令人钦佩了。从他的诗歌中我们可以读到,对于煤炭那份亲近,对矿山的那份深情,我们很多人都难以企及。他把青春献给了涟邵,同时他把青春的朝气化成了诗歌语言,成了矿山的歌者,成了我们时代的歌者。

20200201221229

陈援华(右)与文友参加笔会合影

“把厚土当书,谁能开卷读大义;磨煤海为墨,我来蘸笔写春秋。”这是陈援华的一幅自撰联,写得情真义切,豪迈大气。原涟邵集团工会主席陈新华先生曾说,陈援华长期采煤于地心,却眼界宽深、心底锦绣、能诗善联、气概豪迈。我以为评价极为精当。援华君其貌不扬,但真的是海水不可斗量。他就象我们涟邵煤田生产的煤,而且是一块优质的精煤。

作者简介|陈 平:男,湖南隆回人,先后在金竹山矿、冷水江矿、涟邵集团机关和涟邵实业公司从事办公室和党务工作,现已离职。曾在《涟邵工人报》《湘煤集团报》《边城晚报》《湖南工人报》《中国煤炭报》《涟邵文艺》等媒体发表过一些文字。